因为这个理由,网友被警察“硬硬lokap”,还坚持要TA给“RMXXX”才肯放人?!

其实大马贿赂问题一直存在,虽然509后换了新政府,也为此问题推出新政策,但是见效性依然需要时间。偶尔看到网络上流传的警察亲民动作让人大为赞赏,但是也有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事经常发生。


最近就有一位网友Zax几天前在面书公开发文,分享他无端被“请”到警局的故事。贴文中他除了批评警方接受贿赂一事,也发表他对新政府的领导感到失望。贴文吸引不少网友留言互动,分享转帖次数过千。




以下是网友贴文的翻译版本,并会以“第一人称”字眼代表事主本身。


“新政府。大马皇家警队还是老样子。大家请分享”——网友Zax Wkw

以下是事情的经过:

在8月26日早上大约10点,我刚和女友吃完早餐,顺便载她回大城堡(Sri Petaling),然后独自回家。突然,有2个警察截停我,姑且称之为警察A和警察B。警察A是那个和我交涉的人。如同往常,身份证、驾驶执照、检查车子、检查电话。


警察A :昨晚喝酒了么?
我:Encik,没有la。
警察A : 怎么可能,我看你的脸那么累,都知道了。肯定有喝酒。

我当时就觉得,Wtf,我才刚起床,你要我看起来有多精神啊?然后,他看到我的电话里面4D 成绩截图。


警察A : 兄弟,这是赌博,非法的知道吗?
我:对我知道这是赌博,但我在万能店买的。
警察A : 你回答我,这是赌博对吗?
我:对。
警察A : 非法咯。

当下我感到非常傻眼,心想:“你以为我说岁?这类赌博都是错?那为什么不去关了所有的4D点和去取缔云顶赌场?”

警察A : 你有喝果汁吗?
我:Juice是什么?
警察A : 毒品啦。
我:没有,从来没有。
警察A:肯定有尝试过,朋友们肯定参在你的饮料,你不知道罢了。可以跟我去警局?做尿检。
我:当然可以,但我可以确认一下您的警察证件吗?
警察A: 我好好说,你不信。要怎么合作?
我:不是的Encik,因为很多诈骗案子,只是要确认而已。如果确认了,我跟你回去(警局)。
警察A: 来,给你看。

“证件一晃而过,大约2秒时间”

我:我想查看证件,可以将我的电话归还给我吗?(当时他正拿着我的电话,和拒绝归还)
警察A: 你要我用XXX(手铐)?
我:Encik可以归还我的电话?我愿意跟你回去做尿检,但先让我打电话给律师。
警察A: 不可以,等下回去警局,做了尿检,你才打电话。

我当下就觉得不对劲,我在想,“如果我不能现在致电给律师,我怎么确定我的尿检是在公平的情况下进行?没有律师,都是你们的人,结果呈阴性都能变成阳性咯”


但过了半小时,我在毫无选择下,还是跟对方回了警局。然后,进入一间挂着“禁烟”标识的房间,但对方也是吸烟。Okay这些不是重点。


然后我就在房间呆着,看着警察假装(我猜)打着报告。过了一会,他问我


警察A:“等下我让司机带你去KL Sentral做尿检,ok 吗?”

我:ok。
警察A: 我想帮你,但你不诚实,我怎么帮?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喝酒?有没有吸毒?我看你的脸就懂了,不要骗我。
我:没有。我没有骗你。我可以去做尿检,但是让我先打电话给律师,然后我可以跟你去。
警察A: 等下去了那儿做了检查,才打电话,现在不可以。
我:Encik帮帮忙,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错。为什么要刁难我?Encik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解决问题?现在都没有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浪费我们时间?
警察A:  你不要骗我,你不诚实,等下我做了报告后,我就不能帮你了,ok?
我:好,你写吧(既然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所以我同意进行尿检)。
警察A则继续假装(我猜)打字,然后让我确认自己的名字和IC号码,我确认了资料正确。
警察A:你等下,我去安排前往KL sentral做尿检。
我:好。(实际已经对和他们周旋感到疲惫)

然而,他持续浪费时间,却不愿意带我进行尿检。他出去了大约30秒,回来后将我带到类似茶水间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人在。

警察A:  好,现在只有我们2人,我想帮你,你知道怎么可以解决?
我:Encik你告诉我怎么解决,我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我没经验。
警察A:  这是大案子知道吗?等下我得跟我的组长报告,还要跟balai的ketua报告,很多程序知道么。如果你选择艰难的方式,那么我们就这样处理。你知道你做错什么。然后我才可以帮你。
我:但我没有做错什么,如何向你认错?
警察A:  你不要诚实,我也不能帮你。警察工作不简单,知道么?等下我要向这向那做报告,我的组长询问此事的话,怎办?很难做知道吗?

我当下就明白了,他是在向我讨要咖啡钱。

我:Encik,我没有很多钱,150令吉而已,我可以去做尿检。
警察A:  哪里够?你知道这个警局里面很多人吗?

好,所以这就是他“期待”的事情。早讲啦,zuomok浪费我时间?

我:然后Encik你要怎么解决?我也不怕尿检,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于是,我又被带回那间房间。他不断地与我聊天,然后问我,该怎么解决。他说,要我花一小时去做尿检,但却持续在那儿浪费时间,和问我要怎么解决。然后我知道了,他们不会带我去尿检,因为他们只是要钱。我没有任何选择,只能跟着他说的去做。


他不断地在重复说我的钱太少,说了很多遍后,他最终接受了我的100令吉。他坚持不能用钱解决,因为问题很棘手。但现在他收下了RM100,然后叫我离开?


我没有选择,即使我知道付钱给他是错误的。因为他不愿意归还我的身份证、驾驶执照、电话。当然,也不愿意让我打电话和离开警局。我在警局被困了大约2小时,但没人知道我在警局。拜托,新政府,请你为我们评评理吧。别让人们后悔投给你。


事主也在文末,标签警方#PDRM 和滥用权力#abuseOfPower



事情发酵后,事主在文末增加了几项备注。

备注1-- 我看不到他们的警察ID,因为他们制服上什么都没有(可能是拿下或者遮盖了)。当我要求他们的ID时,他拿出晃一下而已,才2秒就收回了。大约是不想被我看见他的名字。


今日教训:下次若类似事情发生,在迈出车子钱,先打电话给你的律师、家人或朋友,让他们赶来。

附注:律师指出,警方在大路截停我们后,无权检查电话,只有权拿你的IC和Lesen。


备注2-- 很多人说“为什么你给他电话?你不应该这样做。”,为了回答你们的问题,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1.当我下车时候,对方已经阻止我拨电,所以我无法联系律师。

2.他让我掏出所有口袋的物品和交给他,并出示手铐,询问我是不是不合作。


当时我律师、家人或朋友都不在,那里没有CCTV,你觉得我可以拒绝吗?当场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我是无辜的,我只有1人,面对2个警察。讲就容易,但发生在你身上,是不一样的情况,届时你就知道了。


当然,我希望没人遇见这些警察。谈话很容易,但当它发生在你身上,不同的情况,那么你就会知道。路上保持安全,并先在车上打电话给某人才下车。


备注3-- 我贴了这个贴文后,有警察打给我,说是一场误会并道歉。无论如何,我不会就这样算了。


备注4-- 我报案了,  该警曹说他会和Balai Polis Sri Petaling 的负责人会谈,以便安排认人程序。我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总好过不去尝试。



而事主贴文,也有很多网友回应,和支持事主的做法,甚至留言自己曾遇过的“坏警察”经验。但也有网友认为,这事情跟新政府无关,因为“咖啡钱”本来就是我国陋习。网友也标签 #SPRM 反贪会,希望他们关注此事。




▼原PO:

 文章看完啦!不要走啦,小编还推荐你看:

 

*部分照片取自网络,内容谈谈网归有,若想参考请附加此文的链接。谢谢!照片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告知,谈谈网必定删除*

0
1
2
0
1

复制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