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我国确诊人数至今已突破2万人次,而死亡人数则逼近200人。眼看着第三波疫情来势汹汹,搞得国人人心惶惶,医务人员疲惫不堪,我们唯独能做的就是做好本分,与各造携手共同度过这次的难关!

我们整理了我国三波疫情的资料,希望大家能够以浅白易懂的方式了解我国疫情的进展。

第一波:中国武汉

我国第一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多数属于境外输入的病例。我国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召开记者会说,大马首3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病人是一名成年女子与两名小孩。这名确诊女子是新加坡首宗确诊病例病人的妻子,而两名小孩则是他们的孙子。他们全都来自中国武汉。当时与新加坡毗邻的柔佛州,顿时成为了首波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

另一方面,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也证实,根据医药研究中心的研究和比对,我国第一波新冠肺炎疫情中的16宗病例,是与中国武汉有关。此外,诺希山也表示第一波新冠疫情中受感染的22人,有者是密切接触者,有些则是湖北撤侨返国的大马公民。不过,他们全部都已全数痊愈出院。

无论如何,第一波疫情在没有人染疫身亡之下,安然结束。

新闻来源:中国报诗华日报今日大马

第二波:大城堡宣教集会

正当大家开始为抗疫胜利而欢呼时,我国再次因为“大城堡宣教集会”而掀起第二波的疫情。我国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曾表示,若政府当初能及时阻止大城堡宣教集会,大马就不会出现第二波新冠疫情大爆发。

毋庸置疑,大城堡宣教集会感染群的影响非常大,甚至波及在第一波疫情无出现病例的东马(沙巴与砂拉越)与邻国文莱。我国首宗死亡病例出现在砂拉越古晋,死者为一名教会牧师,不过感染源头至今未明。接着沙巴斗湖也出现了一宗死亡案例,死者也证实曾经出席大城堡宣教集会,之后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少的大城堡集会确诊者死亡的病例。

对此,我国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因第二波的疫情爆发而于3月16日紧急宣布,从3月18日起开始落实行动管制令,矢言要阻断新冠肺炎的传播。政府迅速落实行动管制令的举动也迎来各界的赞赏,而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也于今年7月8日宣布,我国国内最大的感染群—大城堡宣教集会自6月11日起,长达28天未出现新确诊病例之下,正式宣告结束观察。

新闻来源:中国报诗华日报东方日报今日大马

第三波:沙巴与吉打监狱感染群

随着大城堡宣教集会正式宣告结束观察后,民众开始放下了警戒心,纷纷开始松懈的当儿,我国第三波疫情再次来袭!我国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坦言,我国如今迈入第三波疫情,在应对疫情方面确实更具挑战,尤其是吉打与沙巴监狱有关的病例,更是占据第三波疫情的大部分确诊。

根据国家医药研究机构,吉打和沙巴数个感染群拥有D164G的变种病毒,传播力更加快速。在沙巴,这些病例多数起源于非法移民,他们把新冠肺炎病毒传染予执法人员以及社区人士;至于吉打则是发生于监狱内,然后再感染他们的家人。

除此之外,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随后也承认,第三波的疫情爆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沙巴州选举。沙巴之所以提早州选是因为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号称握有多数州议员的支持而试图重组州政府,而当时的沙巴首长沙菲益(如今也是前首长)在州元首敦朱哈马希鲁丁的准许之下,于7月30日宣布解散州议会,9月26日进行选举。如今,在选举之后,沙巴的新冠肺炎疫情病例出现暴增的现象,甚至传出有多名的政治人物在沙巴助选返回西马后纷纷出现确诊。就连沙巴首长拿督斯里哈芝芝伉俪也确诊新冠肺炎。

新闻来源:诗华日报东方日报星洲日报

总的来说,第三波的疫情如今已破单日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的纪录,是我国史上最严重的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即使我国拥有良好的医疗设施及团队,但此次的疫情也导致不少的医务人员纷纷确诊,情况十分令人担忧。有鉴于此,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再次呼吁国人必须更加警惕,严守标准作业程序如勤洗手与戴口罩,并且时刻与卫生部配合,避免前往密封和人潮聚集的地点。

0
2
1
0
0

复制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