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时装摄影师到殡葬摄影师,是什么让他决定踏入这个“pantang”的行业?

为了将人生中重要的瞬间“保存”下来,不少人都有摄拍照、录影的习惯。三不五时,也可以看着这些照片“回味”那时候的时光。除了在开心的时光拍照,你是否知道社会中有着“殡葬摄影师”这门行业呢?在《潮好谈!》最新的影片中,就有殡葬摄影师Elvis Low作客,与大家分享了大家对于这个行业的好奇,以及分享他的故事。

(图片来源:截图自《潮好谈!》)

Elvis当起殡葬摄影师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最近刚好满一年。Elvis原本主要从事时装产业的拍摄工作,并在海外工作近10年时间,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踏入这门行业,但在一次因缘巧合之下,他接触到“殡葬摄影”这件事,并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社会中需要这个角色

Elvis在经历了失去亲人的悲痛后察觉到,社会中的确缺乏了“殡葬摄影师”这个角色,帮往生者亲属纪录下这个时刻。于是,Elvis心中的一团火燃起了,他毅然辞去在台湾、中国上海的工作,回到家乡,开始踏上成为“殡葬摄影师”之路。

起初,Elvis的家人相当反对他从事这门行业,不解他为何放弃大好前途,选择一个如此“pantang”的行业。Elvis也坦言,他本身花了3年时间去思考——要不要放弃稳定的薪水、稳定的工作,辞职回到大马从零开始,去当殡葬摄影师?最后,他选择了这个职业,并非为了转钱,而是自己本身就对此充满兴趣及热忱,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及达成自己的梦想及目标。回想起当时自己“放手一搏”,决定回马完成梦想,Elvis说:“我也蛮佩服自己的勇气”。

“殡葬摄影师”这门行业在大马并不普遍,Elvis回到大马后,从零开始探索这门行业。他忆述,自己在一开始是亲自拜访逐家殡葬业服务公司,一一说明及介绍“殡葬摄影师”的职业。有一次,一名殡葬业者就直接向Elvis提议道:“现在正进行着一场葬礼,你要不要去问看(往生者)家属(是否愿意)?”,就这样,Elvis慢慢累积起经验。

(图片来源:截图自《潮好谈!》)

致力捕捉丧礼的每个瞬间

Elvis说,在丧礼进行拍摄时,需要把自己抽离出来,以第三者的角度去进行拍摄。此外,摄影师也需要和往生者家属保持舒适的距离,避免打扰他们的情绪。

“如果你加入主观意识,你会让人家失去一个舒适的空间,明明他是想好好地跟他最爱的人道别,但是你却加入你的元素,或者你在中间cue想要的镜头,这样对丧礼是很不尊重的。”

因此,Elvis表示,在丧礼拍摄很考验基本功,需要捕捉好每个瞬间,这些画面一旦错过,就无法重来。为了不错过丧礼的每个瞬间,Elvis会全程参与丧礼,即使要上山下山、进行个5至7天,他都会从0跟倒100。Elvis说,一整场丧礼下来,会有400至450段影片画面,而一般上整个作品需要花2个星期的时间来完成。

“对于我来说以前的纪录片或许是一种日记有着各种生活中细微的美或是某个重要的回忆。此刻,这个定义依旧没有改变,只不过它更像成为了记录悲伤的人,细微的美成了告别礼中那种言语无法代替肢体表达的情绪,回忆变成了生与死之间的车站,生者在月台目送逝者离开。”

(图片来源:截图自《潮好谈!》)

丧礼拍摄,有什么禁忌?

在传统观念来看,“丧礼”是一个充满禁忌,“不能乱来”的场合。要在如此严肃的场合进行拍摄,是否有什么“pantang”、避忌的注意事项呢?

“‘往生者’只是一个词,但其实他只是换另一种方式活着。因此,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要把他当做是‘人’,以给予‘人’一个尊重的方式进行拍摄。” 

Elvis说,从事殡葬摄影师这门行业,“尊重”是核心,无论是尊重逝者还是逝者家属。在拍摄前,Elvis会与逝者家属沟通整个拍摄手法,以及拍摄遗体的原因。因此,对Elvis来说,需要避忌的是,不要为了取得部分画面而去侵犯他人的舒适范围。

“我会以比较唯美的方式把往生者的遗容保留下来,以后要让后代看,或家属想念他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看。”
“至少可以看一看他的遗容,我认为这或许会(让逝者家属)得到安慰。”

另外,Elvis也分享了自己接过最有感触的丧礼案子,并且做出了一个决定。到底是怎么样的故事呢?完整内容请点击《潮好谈!》的最新一期影片:

部分照片取自网络,内容皆由谈谈网编辑撰写,若想参考请附加此文的链接。照片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告知,谈谈网必定删除,谢谢!

11
12
0
10
0

复制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