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单位In Collaboration With

中国的新冠康复者生活在歧视阴影下

在上海一个新冠隔离中心当清洁工时,佐女士被测出新冠阳性。痊愈后,她希望用不了多久就能重新拿起拖把,养家糊口。然而四个月过去后,她仍然没有能够重返工作岗位。

"人们担心会从我们这里感染病毒,所以回避我们。"佐女士只说出了自己的姓氏,担心会因和法新社记者交谈而遭到报复。

佐女士现在正在与她的雇主,一家上海的服务公司打官司,因为该公司在她生病后拒绝支付她的工资,并以她的病史为由禁止她重返工作岗位。

人权团体表示,中国严格的防疫规定正在助长与新冠有关的歧视,将成千上万人拒之就业市场之外,其中农民工和年轻人受到的打击最大。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金东燕说,中国严格的控制措施不仅导致了对康复患者的污名化,也导致了对他们的家人、邻居、朋友,甚至一线医疗工作者的歧视,招聘人员在面试时会检查申请者几个月来的新冠测试记录。金东燕说:"由于缺乏正确认识,一些人担心那些已经被感染的人更容易被再次感染,但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

被当作病毒对待

曾在乌克兰留学、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后回到国内的网红博主何豫秀不久前自曝,她曾在乌克兰感染过新冠,之后身体完全康复,回国后在一家机构当俄语老师。一天晚上,她突然接到老板的电话,询问她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在她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后,老板直接将其开除。何豫秀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经历,表示震惊且无助。"我从没有想到我会因为这个原因失去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我们已经战胜了病毒,为什么还被当作病毒一样对待?"

上个月,上海招聘市场频繁出现歧视新冠肺炎阳性康复者的招聘广告,明文称"进过方舱的,确诊阳性过的不要";佛山市一家剧院禁止"已治愈出院的确诊病例"康复患者进入剧院,引发公众反感而被迫道歉。

上个月,一篇题为《我躲在虹桥的卫生间,不知道去哪》的文章也刷爆网络。一名化名阿芬的河南女孩讲述,她3月底到上海谋生,遇上疫情,感染了新冠,进过方舱,康复后却被"历史无阳"这个新词汇挡住,无法找到工作,被迫在虹桥火车站卫生间住了数周。

政府宣布反歧视规定

在7月11日上海市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市政府新闻发言人表示,上海市各部门、单位应按照法律法规相关要求,一视同仁地对待新冠阳性康复者,不得歧视。据中国媒体次日报道,"躲在上海虹桥卫生间"的阿芬找到了工作,在某快递公司试岗。

7月13日,中国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强调严禁就业歧视冠病康复者,发现此类歧视现象将严肃处理。8月1日,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紧急通知,严禁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以曾经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阳性为由,拒绝招(聘)用新冠肺炎康复者;严禁用人单位在劳动者入职和用工过程中对新冠肺炎康复者实施就业歧视;严禁用人单位随意违法辞退、解聘新冠肺炎康复者。

不过,求职者和活动人士对此表示怀疑。一位姓王的职业介绍人说,即使在上海宣布了严格的反歧视规定后,上海的工厂仍然拒绝雇用康复人员,因为他们害怕大规模爆发或卫生检查。他说,"一些工厂尽管缺少工人,但却以不同借口拒绝申请者。而所有被拒绝的申请者都曾检测出阳性。"

维权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研究员Aidan Chau说:"工人们很难保护自己的权利,因为大多数雇主找不同的借口,很难证明其违反了劳动法。"

中国的社交媒体上,那些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常被称做 "小阳人"。来自上海的清洁工佐女士说:"对于康复者来说,要回到正常生活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的感染史都会像一个阴影跟随着我们。"

(法新社)

版权声明: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复制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