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不爱大马原因有三!我国吸引力比新加坡、印尼弱!

我国政府大声呼唤美国科技名企,将大马视作投资目的地。在首相诚邀的几天后,特斯拉总执行长 Elon Musk 却与印尼总统佐科会面商讨在印尼设厂的可能性,如同给我国浇了一大盆冷水。究竟我国在吸引新科技投资方面面临哪些劣势?本地媒体《南洋商报》在综合了各项资料,和与经济学者对话后,总结出我国的三大绊脚石。

新加坡环境比大马优

事件1:Dyson 总部建在新加坡,而非大马

全球家电设计巨头 Dyson 在 2019年决定将总部设在新加坡,就引起了轰动!因为早在 2002年的时候,Dyson 就已经将生产主力移师大马。尽管 Dyson 在 2012年也在新加坡盖厂,但这事比大马迟了足足10年。照理说大马应该是 Dyson 总部迁移的首选目的地才对,市场人士对此作出分析,表示 Dyson 可能是看中新加坡的研发能力和更加友善的经商环境。

事件2:大马土生土长公司 Grab 总部移师新加坡

东南亚电召车巨头 Grab 是大马土生土长公司,从网约车服务起步,随后延伸到送餐、金融科技等业务。在摇变成东南亚巨头后,Grab 竟然选择迁移总部,不少人都觉得原因离不开经商和融资环境考量。

优大经济学教授黄锦荣博士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我们缺的只是新科技大企”,在综合了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研究员肖赛子博士而我国在吸引新科技大企方面屡屡碰壁的原因:-

1)研发人才稀缺

大马欠缺研发人才,我国政府在 2010年发布的“大马新经济模式”报告曾透露约有 50万名人才选择在国外扎根。掌管经济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曾在去年底直言,研发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电子电气业维持增长和全球竞争力的一大绊脚石。

在全球半导体工业链里,大马的强项在于中下游的封装与测试环节,因此我国缺少的是更上游环节的技术专才,而这恰好是新科技企业决定是否投资我国的最重视条件。

人才短缺的主因:

一、我国高科技人才大多选择扎根国外:“由于我国工业链发展不够成熟,因此所获效益和能够支付的薪资相对稀薄,造成人才外流。”

二、对于数理、电气工程等学科,我国多数高等学府仍重教学轻研究,相较欧美经济体和新加坡,我国政府拨出的科研基金也相形见绌。

2)大马属于过早脱工业化经济体

在 1957年宣布独立之后,我国凭着丰富的橡胶和棕油,迅速成为大宗商品出口国,直到 1970年代半导体巨头 Intel 在槟城设组装厂,而超微半导体(AMD)、Hewlett-Packard 等公司紧随其后,将槟城推向大马核心半导体枢纽的位置。在美国与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在 1985年签署的《广场协议》,造成日元大幅升值,不少日资纷纷迁移至东南亚,大马正凭着基建理想、电力供应稳定、语言能力佳等优势,成为日资青睐的设厂地。

示意图

可是,到了 90年代,因为全民就业的现象,我国失去了廉价劳力生产的优势,再加上当时的技术和研发能力不强,无法升级落实生产自动化推动工业,所以只能引进外劳,继续维持廉价劳力生产优势。

我国多数制造业在多年后始终走不出低技术含量、严重依赖外劳的旧模式,以致于在中国崛起后,我国不少行业被迫退出舞台。随着越南和印尼制造业愈发强盛,我国工业竞争力就愈发岌岌可危。

3)周边国家夹击 - 新加坡 + 印尼

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今年 6月中公布了全球竞争力排行榜,新加坡排名按年跃升 2级位居季军,仅次于丹麦和瑞士;反观大马,名次退步 7级,排在第 32名。和大马相比,新加坡的金融管制相对宽松和开放,使得风险投资(VC)、私募基金(PE)活动热络,支撑起初创企业的成长。新加坡除了举世闻名的高廉洁,施政连贯程度也比大马更胜。

大马各部门之间不协调的事件,早已层出不穷,而印尼简化外资经商,也成功吸引了外资的眼球。就在去年 4月底,印尼总统佐科宣布在内阁成立投资部,简化外资在印尼经商、申请执照的繁文缛节,尽可能地吸引更多外资入驻印尼。

眼见大马愈来愈城镇化,土地成本势必节节攀升;至于人力资源,疫情爆发后,我国企业在招聘外劳方面频频遇阻,这类不确定性,外资当然不愿看见。而人口和土地面积庞大,绝对是印尼招商的绝对优势之一。


资料来源:南洋商报

Float Widget

复制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