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是韩国大导奉俊昊最新作品,上映后好评如潮,除了是第一部夺得坎城影展金棕榈奖的南韩电影,最近还入围了2020金球奖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外语片三大奖,也成为2020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前十大,真的是气势如虹。

单看片名就可以猜到,本片必定是跟阶级有关,奉俊昊相当热衷于这方面的探讨,包括他的好莱坞作品《Snowpiercer》,就是一次毫无保留的低阶层人民与上流社会的阶级抗争意识影片。

《寄生上流》的不同在于它是反其道而行,描述一个低层家庭如何使用手段玩骗一个本质善良的上流家庭以获取利益和好处,并不是那种低层争取和控诉上层的常见模式。有网民表示,奉俊昊过去作品里的人物往往是好坏兼具,无法一刀切的,但个人倒觉得《寄生上流》里人物的好与坏,其实分得很清楚。

 

首先是本片里的低层家庭,一家四口全都没工作,他们以摺叠披萨盒子来赚取少量生活费。但他们摺叠的盒子,有三分一不合标准,也就是说,他们其实没在认真做事,只是敷衍了事。披萨公司因此要扣除他们十分一的酬劳(三分一不合格,却只扣除十分一酬劳,算很ok了吧),但那家人的大妈却不乐意,觉得披萨公司亏待了她们。从这一开始,已经可以看出这家人的品性如何。

 

接下来是大儿子金基宇,他被好友引荐为好友喜欢的女学生补习,而好友希望可以在女学生进大学后开始交往,并嘱咐基宇好好代为照顾。结果才开始补习第二天,这基宇就跟女生接吻,开展师生恋,还厚颜无耻说也要等女生进大学后正式跟她交往。诶,这不是当初好友交待他的吗?朋友好心引荐工作,交待照顾未来女友,基宇却神速忘恩负义,鸠占鹊巢,其人品之恶劣,可想而知。

 

为了获得这份补习工作,他不仅假造文凭,还在进入那上流社会人家之后,设计把妹妹基婷也“介绍”进来当小男主人的绘画老师,甚至骗说根本不认识基婷。有着那么坏的哥哥,当然身为妹妹也相当不逊色,妹妹也伪造了身分和学历获得了富太女主人的信任。两兄妹成功混入了上流人家之后却不满足,继续恶意设计桥段弄走了司机,找来爸爸接手;又弄走了常年帮佣的女管家,找来妈妈顶替。一家人就这样靠着卑鄙手段,成功寄生在那上流家庭之中。

 

好吧,或许你会说很多穷人失业,并不是他们的错,而是大环境造成的。但有手有脚饿不死,问题只在于你愿不愿意去做不是吗?一家人失业应该只是暂时性的,既然有摺叠披萨盒子的散工可做不就该好好地先做着吗?做事不认真之后自食其果,被扣酬劳,是谁的问题?被批评了还不知悔改,更不觉得自己有错,那才是最可怕的吧。

基宇凭空获得好友帮忙找到了工作,不好好感恩珍惜却只处心积虑要夺得更多好处。更讽刺的是,他伪造文凭,但富太女主人根本不看,只重视跟补习老师的缘分。这或许是上流社会的任性,但对基宇来说,不也是一种难得的机缘吗?要把妹妹、爸爸、妈妈都引进来工作的想法表面上没错(先不说用欺骗的手法就是不对),重点是人家根本没空缺,基宇兄妹俩是恶意排除掉了无辜的司机和管家,来获得父母填空的机会,这箇中的对或错,应该很明显了吧?

至于那上流人家,你可以嘲笑他们好傻好天真,但不能否定的是,他们本质是善良的。富太女主人对基宇,以致后来进门的妹妹、爸爸、妈妈的信任,如果说成是一种愚笨,那还真是对人性中的真善美的一大讽刺。影片后段,豪雨成灾,住在地下室的基宇全家一夜间被水淹没,无家可归。安然无恙的富太女主人在她的豪宅里说,下了雨能把城市的肮脏洗刷乾淨,虽然听起来很刺耳,但那也不过是因为她不知道人间疾苦的无心之言吧。所谓不知者无罪,不是吗?

要是她亲眼见到在体育场里聚集的难民之后,还能说出同样无情的话?

 

导演或许认为把这家上流人家安排得太善良也不太对,于是设计了他们总是在基宇一家人身上闻到怪味的桥段,表面上说是长时间居住在地下室而累积的味道,实际是隐喻那是一股穷人的味道,而且是无论如何寄生在上流群体之中,也无法抹灭的味道,以此突显上流社会那种让人厌恶的自我优良意识。

最后穷爸爸受不了富爸爸一再鄙视他身上的穷酸味,恶向胆边生,动手杀了他,表现出低层阶级的无奈、凄凉和反抗,但问题是,只是因为你被人瞧不起,你就可以杀人了吗?这完全是不值得,也不应该被同情的行为吧。

穷爸爸虽然事后得躲在地下室生活,但那根本是逃避罪行,而且由始至终都没受到法律制裁。就算你说那跟坐牢没两样,但本质上还是不一样的。

这也是本片要表达的另一大讽刺:相对于常见的上流人士运用财势玩弄法律,低层喊冤遭迫害;这一回是低层人民犯了法却逍遥法外,被冤杀的上流人反而讨不回公道。当然,以上只是一些对价值观、道德观、阶级观的想法,若存粹看戏来说,《寄生上流》肯定是好看的。至于看完后要不要去想那麽多,悉随尊便吧。更多电影观后感,请点这里可以查看更多。

1
0
0
0
0

复制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