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PTT妈佛版上看到有版友找一篇诡异的故事
看着描述超想看的啊!

++++以下全文++++

记得之前有在版上看过一篇

女方第一次去男方家里
觉得男方家人都非常完美
也非常亲切

但男方的大嫂却告诉女方要她不要再来
于是女方觉得大嫂莫名讨厌自己
也觉得大嫂莫名其妙

没多久两人结婚之后
这家人的真面目才被发现
原来这家人会如此完美是因为
每天睡前(还是一大早我忘了)
婆婆都会发给所有人一整天下来的剧本

女方才知道当初大嫂要她别再来的原因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用了几个关键字都没找到
(家庭、模范、家人)

求伟大的版友们帮忙(>_<)

++++++++++++++

↓听起来超精彩的~没想到就被网友找出来anywell8081的文章↓

 

「我们家人都很好,我很爱他们,很多人都说我们家根本是模范家庭呢。」

在一场联谊会上,就是这句话让筱洁下定决心和阿建进一步认识。从小,她妈妈就不断灌输她:未来找伴侣,一定要找一个顾家、爱家的好男人。而现代男人会在初见面就提及家人的应该不多了,阿建可是筱洁第一个碰上会这样说的人。

她与阿建多尝试了几次约会后,她也发现阿建是一个十分得体且吸引人的男子,于是很快地,他们陷入热恋。阿建非常有规划,甚至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他的未来、他每日的行程、甚至是穿着打扮、家中物品的陈设……都有他自己的一套规矩。筱洁一方面虽然对于少有男性如此严谨感到讶异,但这无疑还是加分的──会主动规划好一切行程、家里井然有序的男友,哪个女孩不爱呢?

甚至是她带着阿建与朋友们互相认识时,阿建的言行举止也让她毫无可挑剔之处;他温和有礼、穿着合宜、对着她的朋友态度泰然自若,轻松而不随便。一场下午茶结束,她有好几个朋友私下都传讯告诉她:「妳走运了!」、「好男人,不嫁吗?」、「妳不要的话拜托留给我!」让她对阿建更是骄傲不已。

甚至他们没有吵过一次架,这一切都归功于阿建的理性与温和。每当他们意见相左,阿建总能好声好气地先将筱洁的情绪安抚下来后,冷静地分析局势、归纳出最佳的解决之道,而当筱洁静下心后也都必须承认,阿建是对的。

当然,双方都已到了适婚年龄,筱洁也很重视「见过家长」的必要程序。原本她有些担心,因为自己之前交过的两任男友都对于见女方家长有所抗拒。然而,居然在他们交往三个月、逐渐稳定后,是阿建自己先提出「希望和女友的父母吃顿饭聊聊天」的想法。

「毕竟我们也算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啊,想要早点认识未来妻子的家人、打好关系,这不是很合理吗?」阿建以一贯温文的微笑,搂着她这样说。

瞧,她的男友和别的男人有多么不同!筱洁的心里甜得像粘了蜜,

原来她在阿建的心中,已经是被以「结婚对象」认可了!

 

—————————–

在那场饭局上,筱洁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将那晚的每个细节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叫做:

「第一次见女友父母最完美攻略」。贴心的阿建在一周前就不厌其烦地与筱洁确认了各种琐碎事项,他订了一家高档的正统日式餐厅,因为他知道筱洁的父亲曾在日本留学,对当地的饮食非常喜爱、他透过关系买了全台大排长龙的和猪子礼盒做为伴手礼,顾及筱洁母亲的牙齿不好,他还特地确认过礼盒内容,没有需要久嚼的食物、他听说筱洁父亲喜欢在吃饭时谈论食材与烹煮方式,于是先向餐厅请教当晚的餐点细节,好让原本对日式料理没什多研究的他,在当晚聊天时不会冷场……

而那晚三个小时的晚餐结束后,筱洁完全替「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这句俗谚做了新的印证,她的母亲一副恨不得自己年轻个三十岁、好把阿建抢来当男友的惋惜模样。就连本来总是板着脸、对女儿的男友不给好脸色的父亲,也跌破筱洁眼镜、大力拍着阿建的肩膀,爽朗地笑着要他多来家里坐坐。

她的男友彻底掳获她父母的心,这要她如何不更爱他呢?

而后,她也鼓起勇气,向阿建提起「我也想见见你的家人」。一直以来她三不五时都会听阿建提起他们家的情况:他的父母、大哥大嫂以及一个妹妹,他们家有多么和乐融融、父母相亲相爱、兄弟姊妹之间友爱互助……让从小家里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闹的筱洁听得羡慕不已,她也相信若不是这样完美的家庭,怎么能养出像阿建这么完美的人?自己会不会被阿建的家人喜欢、接纳呢?筱洁一想到这里就紧张得胃痛。

「不用紧张,他们人都很好,我妈对我挑女友条件很简单:听话、爱家。妳这么乖,又喜欢小朋友,她一定会非常喜欢妳的,妳就放轻松、当自己家就好。」对于她的担忧,阿建总是这样安抚她。

她不像阿建能够这么周详地计画好一切细节,阿建也安抚她说不用太拘谨,配合他就好,且细心地根据自己家人的习性,帮她准备好一些小礼品。

「妳只需要当天人到,把妳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们就好,其他的交给我吧。」听见阿建这番话,她激动地抱住他,表达不出心里对于阿建的可靠有多么感动。

她的阿建啊,总能在对的时间说出她最想听的话。

见未来公婆的场合,据阿建母亲的要求,是直接在他们家用晚餐。

「我妈说不想太严肃,弄得妳不自在。」阿建解释,这也让筱洁心想,果然贴心是会遗传的。

223832-【奇奇怪怪故事】她以为遇到完美情人,婚后竟发现全家都得按照剧本生活!!原来大嫂要她别再来是....01

一踏进大门,筱洁就强烈地意识到「这果然就是阿建家」:一尘不染的地板、整齐排放的所有家居用品,筱洁甚至隐约怀疑架上那些杯子排放整齐的程度,是有人拿着尺细心量过间距的结果。

「唉呀,妳肯定就是筱洁吧!跟阿建说的一样,好漂亮!」一个妇人立刻笑容满面迎上来。若要筱洁替这个妇人给予形容,那真的就是「雍容典雅的母亲」。她穿着料子舒适又不失庄重的整洁家居服、头上挽着整齐但不会太过一丝不苟的髻,甚至连鬓角边那几丝灰白发都恰到好处。若今天教育部突发奇想要替何谓「五十余岁的模范母亲」下个定义,毫无疑问阿建的母亲会被推出当首席模特。

「阿姨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了,这是一点小心意。」她原本战战兢兢的心,也被妇人温暖的态度稍融化,笑容自然地递出手中的礼品袋。

「怎么这么客气,之后说不定就是一家人了,还讲究这些!」妇人笑呵呵地接过袋子,亲昵地挽上筱洁的臂膀:「妳真乖,我一看就很喜欢妳呢!来来来,晚餐都准备好了!」

筱洁的心里一阵暖,虽然已经听阿建说了这么多,但没碰面前她还真不相信,阿建的母亲真的这么友善。甚至听她的语气,自己已经快被认可为家中的一份子了。

餐桌上,他们品尝着阿建母亲亲手烹调的美味菜肴,筱洁适时的几句称赞,让阿建母亲更是乐开怀,满口答应未来要将这些独门食谱传授给筱洁。阿建的父亲虽然看似严肃,饭席间也颇为健谈,没让场面有冷场的时刻。阿建的大哥是个爽朗的男人,在证券公司跑业务,不时分享他工作时与客户发生的有趣互动,逗得大家不断发笑。小妹则与筱洁相差四岁,正在读研究所,两个女人分享起一些化妆、穿搭的心得,也相谈甚欢。

唯独大哥的妻子,阿建的大嫂,比较沉默寡言,往往只是微微僵着脸,配合众人的谈话微笑、点头。阿建先前在家就有和筱洁提及,大嫂刚嫁进家中一年多,先前娘家气氛比较严肃,她个性又怕生,可能还不习惯进入新环境。所以筱洁倒也没有介意,甚至由于自己可能也将成为这个家庭的新成员,对于大嫂的身分有种微妙的认同感。且阿建也说:「大嫂的个性跟妳应该蛮合的,她也是乖乖、很顾家的女生,我妈也蛮喜欢她。」让她对这位未来大嫂本就存了三分好感,而阿建后头补上的那句:「但我妈肯定会更喜欢妳。」更是让她心头甜滋滋。

当所有人从饭厅移到客厅享用饭后水果时,筱洁挪动到也不过长她两岁的大嫂身边试图开话题攀谈:「听阿建說妳是屏东人吗?我妈妈的娘家也在屏东耶。」

那个女人却像被惊吓到般稍微抖了一下,猛地转头看向筱洁,然后嘴角撑出一个稍嫌僵硬的微笑:「嗯,对,我们家在长治那边。」

唉呀,真的挺怕生的呢,筱洁心想,正想继续攀谈下去,阿建母亲就亲昵地从厨房招呼:「筱洁,可以过来帮我端一下盘子吗?」她应了声,转头对大嫂歉然微笑,就欲起身。

「……快离开。」在她的身后,隐约传来低沉的三个字,她讶异地猛然回头,却看到大嫂已转身走开。

……听错了吗?

筱洁皱着眉走到厨房,阿建的母亲看了她一眼,压低声音笑着说:「不知道阿建有没有跟妳說过,我们家小慧比较怕生,如果有说什么妳不用介意,她是个好女孩。」

她连忙回应:「不会不会!大嫂人很好,我们刚刚只是在聊说我妈妈的家乡跟大嫂的娘家很近。」

接着话题就被阿建母亲顺顺地接到关于筱洁家庭的讨论了,刚刚那微弱的警告,也被筱洁迅速地撇到脑后了。

223832-【奇奇怪怪故事】她以为遇到完美情人,婚后竟发现全家都得按照剧本生活!!原来大嫂要她别再来是....03

这个晚上的时间过得比想像中快上许多,到了道别的时候,阿建全家人到玄关送她与阿建离开。阿建的母亲意犹未尽地牵着筱洁的手,嘱咐她多来家里聊天。筱洁发自内心地笑着应允了。

「我看阿建年纪也不小了,筱洁这么乖,还不快点把人家娶进来,让我们家一次多两个新成员。」阿建母亲笑着对阿建说,让筱洁羞红了脸,却又有点不甚理解为何是两个新成员?

看到筱洁神情中带着的疑惑,阿建解释:「大嫂有小宝宝了,已经快五个月啰。」筱洁开心地瞪大眼看向大嫂:「恭喜!」却看见大嫂仍是一贯略显僵硬的微笑。

回程的车上,筱洁兴奋地与阿建大肆倾吐她对于阿建家人的喜爱,阿建微笑着听着她说,直到她说到一个段落,伸手过去牵住她的手:「我就跟妳說过,我们家是模范家庭啊,妳未来也会是我们的一份子啰。」

「……你的求婚绝对不能让我失望,不然我才不嫁。」羞红了脸,她语带威胁地轻轻靠上了阿建的肩,心中充满甜蜜。

半年后,他们步入礼堂,恰逢大嫂产下的健康男宝宝满月,双喜临门,真的如阿建妈妈所希望,他们家一下多了两名新成员。

婚后筱洁搬进了阿建家,正式成为这完美家庭的一份子。一开始她也有点担心自己会格格不入,但阿建的母亲不厌其烦地一步一步跟她告知一些家里的细节:家具的摆设、家人的作息等等。甚至整理了一份表格给她,这让筱洁有点讶异;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有人替自己家里的每个杯子做编号、规定放置的位子,或是将家中成员的作息表都整理成册。

但她早已见识过阿建的严谨,她想:就当成是阿建的加强版吧!每个家都有每个家的规矩,她也没什么好干涉的,何况这虽然有些奇异,也还称不上什么难以接受的习惯。

还有另一件事是,她多少有感受到阿建的母亲对于她肚皮动静的期望,她三不五时就会提供给筱洁一些或正统或偏门、助孕的妙方,也会在大嫂抱着孩子出现的场合,似不经意地向筱洁提起她觉得孩子很可爱、若多几个孙子就更好了,诸如此类的话。

筱洁尽可能想讨阿建的母亲欢心,她自己也对于孩子充满憧憬,因此对于阿建母亲提供的方法,她也不吝于尝试。嫁进来三个多月后,渐渐地,她觉得自己的情绪莫名的开始烦闷低落。不知为何,阿建完美而毫无破绽的家庭,逐渐带给她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的确,她同意这个家庭的每个人、每天的相处模式,都是在电视剧上才看得到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但或许就因为太过于完美了,她竟有种不慎真实的感觉。而大嫂看向她的眼神始终常是欲言又止,脸色不甚好看,让她更常烦躁。

「我看筱洁最近脸色不太好呢,要不明天阿建带她去看个医生?」饭桌上,阿建母亲语带担忧地这样说。阿建关怀地摸了摸筱洁的头,投以询问的眼神。

「……好,不好意思让妈担心了。」她同意了。

223832-【奇奇怪怪故事】她以为遇到完美情人,婚后竟发现全家都得按照剧本生活!!原来大嫂要她别再来是....04

检查结果出来,她怀孕了。

阿建乐地紧紧搂住她,她也一扫这阵子以来的低落,心中的快乐绽放有如太阳。她甚至已能替这段时间的烦闷找到解释:本来嘛,孕妇心情起起伏伏就是常有的事。

「终于啊……」回家后,阿建向全家宣布这项好消息,阿建的母亲露出非常高兴的表情:「那我也该来好好做准备了!」

想必又是帮她准备一堆补品,以及之后孙子出生的各种用品吧!这么好的婆婆到底去哪里找呢?筱洁的心理一阵温暖。

只是,阿建的大嫂对于筱洁的态度仍然丝毫没有好转,依旧冷冰冰地。筱洁几乎感受到,大嫂对于自己怀孕的这件事丝毫没有感到开心。她不禁心想,或许大嫂根本是担心自己分掉了她在阿建家人心中地位,才一直对她没好脸色。甚至,筱洁常常不经意发现,大嫂眼神冰冷地直盯着她的肚子,让她对大嫂多了几分提防。只是她也不敢向阿建或是其他人提到这件事,怕他们觉得自己疑心病太重、爱嚼舌根。

常听人说,怀孕的前三个月是关键,因此阿建全家几乎把怀孕初期地筱洁当成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了,凡事都替她打点得好好的。阿建的母亲一手扛起照顾筱洁的责任,每天替筱洁准备三餐、点心、安排产检,让筱洁非常过意不去。但每次筱洁表示歉疚时,阿建母亲总是温柔笑着:「不用不好意思,之后妳也会很辛苦,现在这一点辛苦没什么。」让她充满感激。

那天晚餐,阿建母亲提醒:「筱洁明天又要去做产检了吧?我记得已经十二周了,感觉很稳定啊。」筱洁笑着点头,不忘感谢:「都是妈照顾得好啊。」阿建的母亲笑眯了眼:「哪是,是我们家筱洁也很听话啊,之后稳定了,我就能更安心了。」

筱洁满足地笑着,眼角却瞄掉大嫂坐在角落的身影抽动了一下。

饭后,筱洁主动收拾碗筷进厨房准备清洗,平常总不太与她亲近的大嫂却蓦然推门而入,让她微微一惊。
「……大嫂,怎么了吗?」她稍微紧张地看着眼前面色凝重的女人,小心翼翼地发问。

大嫂直勾勾盯着她的肚子,压低了嗓音开口:「要三个月了?」

她语气中的情绪让筱洁一时无法判读是什么,只能顺着回应:「是啊,人家说三个月之后就会稳定了。希望生出和小均一样健康的宝宝呢。」小均是大嫂的儿子。

「……已经没办法堕掉了,妳快离开这个家,不然就……」她还一脸震惊看着眼前女人嘴唇里吐出的尖锐话语,门又被打开,截断了大嫂说一半的话,进门的是阿建的母亲,她看着站在洗碗槽前的筱洁瞪大眼。

「唉呀,碗我来洗就好了!筱洁妳明天还要产检,先早点去休息吧!」说着,阿建母亲半推着筱洁出了厨房。

223832-【奇奇怪怪故事】她以为遇到完美情人,婚后竟发现全家都得按照剧本生活!!原来大嫂要她别再来是....02

……从震惊慢慢平静后,筱洁心中出现的是另一股怒火:她没想过原本以为只是怕生的大嫂,原来城府重到这种地步,堕掉?还枉费阿建告诉她说大嫂也是个爱孩子的人!为了忌妒,居然说得出口要她堕掉小孩?她更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她都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让阿建母亲对自己更为信赖,气死那个女人!

隔天产检的结果,筱洁与肚里的宝宝都非常健康,而令她忍俊不禁的是,这个消息似乎让阿建的母亲比她还要开心。

那天晚上,筱洁明显感受到整个餐桌的气氛与往常非常地不一样,但她说不出哪里出了问题。或许是那股潜藏在餐桌下、众人莫名却隐约的兴奋躁动气息,或许是大嫂比平常更不善的脸色,与投向她那带着不豫的眼神。让筱洁心中原本对产检结果的欢欣全部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她也无法解释的不安。

这顿饭比平常的任何一餐都还漫长,大概也是因为跟往常很不一样地,家人间的交谈非常简短,让筱洁先前感受到的那股不自在感突兀地放大了很多倍。收拾完餐桌,阿建的家人像是早已排练过般,在客厅井然入坐,将筱洁围在中间,而阿建的母亲最后才慎重地坐到筱洁正前方。她一向慈爱的眼神盯着筱洁半晌,直到筱洁开始不自在地想别开眼神,她才开口,而口气一贯地和蔼:「筱洁很听话,我之前要求阿建带回来的女朋友就是要这么听话。我也知道妳不会离开阿建的对吧?」

筱洁点头,心中突兀的冰冷不安越来越扩大。

「既然现在胎儿也稳定了,那也该是时候让妳真正成为我们家庭的一份子了。」阿建母亲像是在告诉筱洁,也像在自言自语。筱洁不懂,难道不是从她嫁进的那刻起,她就该是家里的一份子了吗?

「妳也应该知道,我们家啊,是大家都称赞的模范家庭。妈非常以这个家为荣,所以啊,妈希望这个家全部都能在掌控之下。」阿建的母亲继续说。

「可能刚开始会不适应,但是啊,我相信筱洁那么乖,一定会好好听妈妈的话,留在家里当乖媳妇的。筱洁会、听、话、的、对吧?」阿建母亲的笑容越来越温暖。

筱洁缓慢地点下头,努力克制住想往后退的念头。

———————–

一年后,筱洁看着餐桌边那个被阿建妹妹带回来的阳光青年,心中充满恐惧。

「阿豪感觉就很好相处啊,应该很快会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呢!」阿建的母亲笑着说,转头看向筱洁:「妳說是不是呢?」

筱洁心中一惊,脑海用力思索,然后迅速回应:「对啊,小妹很幸福耶!找到那么好的男朋友。」看到阿建母亲满意的眼神,她才松了口气。

「妳这样我会吃醋呢!」身旁的阿建温暖地笑着,搂过她的肩。全场大笑,她也笑着,被阿建搂着的肩却异常沉重。

这顿晚餐在愉快的气氛下结束了,那名叫阿豪的青年也离去。

睡前,阿建母亲如过往一年的习惯,笑着交给每人一叠定装好的A4小册:「喏,这是明天的份,大家要好好看过唷。」她转头看向筱洁:「筱洁比小慧聪明多了呢,不错啊,要继续保持。」

筱洁牵动嘴角一笑。

回到房间,她颤抖的手翻开手上那印了「筱洁」字样,不甚多页、却在心理上让她感到异常沉重的书册

『8:00 a.m. 起床,亲吻阿建的右脸,道早安,盥洗。

8:15 a.m. 餐桌用早膳(座位安排如往常)(注:因老大出差,故今日缺席)。

<母亲:听说今天超市在特价呢,筱洁想不想待会陪我去逛一逛啊?

筱洁:好啊!顺便可以买一点阿建最喜欢的猪脚回来炖。

阿建:(亲吻筱洁额头)谢谢妳每次都那么关心我。

母亲:看筱洁那么照顾阿建,真的很让我放心呢。

筱洁:哪是,妈对我们的关心才多呢!

(小慧与阿建附和)

……

洋洋洒洒的剧本,让筱洁疲惫地闭上双眼,却不敢做出任何表示--她知道天花板角落的那台隐藏摄影机正捕捉着房内的每个画面。阿建母亲的提醒萦绕在她耳边,犹如魔咒一般:

「要熟记唷,我们可是模范家庭呢。」

==============================

↑↑↑↑↑

完美到恶心的故事看完有没有有点毛毛! !
底下推文也有表示在国外真的曾有类似的案件发生
但这样的家庭谁管他有没有怀孕一定脚底抹油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