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里经常出现打劫银行的情节:抢匪丝袜套头,枪林弹雨,突然冲进银行乱扫一顿,场面惊心动魄,随后抢匪挟持人质,强迫职员拿出现金和黄金,最后抢匪逃之夭夭!

但是,日本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银行抢劫案——帝银事件,其诡异场面颠覆所有人的印象,既没有子弹横飞,也没有血脉贲张,气氛恐怖,一切都在心平气和的环境里,银行所有职员在劫匪的巧妙阴谋下自愿喝下凶手备下的毒药,直至所有人倒下,凶手却拿着钱财大摇大摆地走岀帝国银行的大门。

1948年1月26日下午,日本东京帝国银行走进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他手臂上挂着一块写着“东京都防疫班”的臂章,他一进门就礼貌地向工作人员询向:请问行长在哪?我有事找他。

工作人员看了看他的臂章,就带他去见帝国银行行长吉田武次郎。见到行长之后,此中年男子镇定自若地递给他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厚生省技官松井蔚博士”,并郑重其事地对行长说:行长,这里附近爆发了赤痢中毒事件,我们已掌握了4个案例,其中有一例的病患者今天来过你们银行办理过事务,为了防止疫情扩散,GHQ派我来做防疫措施,请你们配合我们的防疫工作,我先向每职员分发预防药,消毒行动等一下就会展开。

GHQ是指盟军占领军司令部,是统治日本的权力机构,在日本拥有很大的权力。银行职员一听说是GHQ派来防疫的,加上这里又是疫情的集中发生区,他们又害怕又深信不疑,乖乖地配合中年男子,一个一个地喝下他的“防疫药”。

就这样,银行里有15个职员和1个小孩共16人,喝下“防疫药”不久后,纷纷倒在去厨房的过道上。据说,这些人喝这些“防疫药”后,觉得特呛人,就赶紧去厨房漱口,不料却”药“发上脑,晕死在地上。后来证实,银行职员喝得并不是什么防疫药,而是一种叫氰化物的剧毒,这种毒药具有少量迅速致人死亡的特点。结果,16人喝下这种毒药,12死亡,4人生还。

之后,这位中年男子从容镇定地拿走了银行里的16万多日元现金和一张1万多日元的支票。不久后,晕倒在地的一位女职员突然醒来,艰难地爬到门外呼救报警,这桩惊天投毒抢劫大案才被警方正式立案侦查。

八个月后,日本警方通过那张写着“厚生省技官松井蔚博士”名片,找到了松井蔚博士本人,经调查核实,松井蔚博士有不在场证据,于是排除松井蔚是作案的嫌疑。从这里可推断,肯定是凶手利用他的名片去作案,凶手极可能有预谋去接触松井蔚博士本人,有意获取他的名片,从而实施作案的计划。但是,能获得松井蔚博士名片的人有许许多多,警方要从这些人中找岀真正凶手,简直是大海捞针,那么谁才是凶手呢?警方陷入了困境。

幸好,松井蔚博士平时派名片时有记下对方名字的习惯,这对于警方来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于是,警方根据获得名片的那份名单,逐一排查,顺藤摸瓜,终于把搜查的目光集中一个中年男人身上。这个人叫平尺贞通,56岁,是当地有点名气的画家,他主要靠画春宫画获得收入。他曾在一艘船上与松井蔚结识,并双方交换过名片。警方调查平尺贞通时,他说松井蔚博士的名片却遗失了。

最令警方怀疑的是,平尺贞通的银行账户在案发后突然多了13万多日元,而他又不能说明这笔钱的来历。加上四位幸存者觉得平尺贞通与凶手的样貌相似。所以,法庭在1950年判决平尺贞通死刑。但是,他不服判决,并多次上诉,后来,又有多位知名人士都认为,法庭仅凭“银行多出13万”就判人死刑,太过草率,于是,这件案件被一拖再拖,足足拖了39年,直到1987年,平尺贞通95岁病死在狱中,案件还不能最终判决,此案也创造了当时死刑执行拖延时间最长的世界纪录。

至今,帝银抢劫案还是悬而未决,至于凶手是谁?可能永远无法解开。

Ttn GIF - Find & Share on GIPHY